从事红外线气体分析仪的科研开发、生产制造的专业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丝路花雨 ——敦煌纪行

今年中国仪器仪表行业协会分析仪器分会(以下简称“协会”)的年会选在敦煌召开。2012年是在西宁,2013年是在腾冲,都是西部。这次出差是与我公司王工一起,未坐飞机而是取道西安,一路西行,25日出发辗转两夜一昼才来到敦煌,更加显得漫长而遥远。
协会的年会,也是企业家的峰会。今年会议地点在敦煌的富国酒店,条件不错。会议开得紧凑而高效,向同行们学到了不少东西,也从领导那儿得到了不少信息。敦煌地处青海、新疆和甘肃的交汇处,是甘肃省酒泉地区的一个县级市,行政登记的户籍人口有18万人,而实际在市内的常住人口只有3万人左右。城市小而繁华,与海拉尔有相似之处。人们的生活井井有条,马路不宽,但人行道却比较宽,每隔不远,在地面上都有敦煌壁画中的形象雕刻在石板上并嵌入人行道中,很有地方特色。人行道边的树也有特点,有些是果树。金秋时节,硕果累累,也许是当地特有的李广梨、李广杏。
在北京、上海、杭州这些超大型城市生活惯了的人们,来到此处会有一种新鲜感。大城市有大城市病,首先是拥堵和环境问题,长期生活会使人心情烦躁,时不时地改变一下环境到小城市去休闲一下是一种放松。地处西部的敦煌是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像行进中的商队一样,生活节奏慢,而且是日照时间长,傍晚8点多钟了还有直射的阳光,9点多了天还未全黑。会议结束的当晚,人们都喝了许多酒,我也是。虽有“色是刮骨钢刀,酒是穿肠毒药”的说法,但也有“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理论。其实,适当饮酒利大于弊,况且,又有集团领导和全国各地的老总在座,总不能扫了大家的兴。像42度的“敦煌”白酒是由纯粮食酿制,口感很好,喝二两正合适。我酒量不大,沾酒脸就红,但却挺喜欢那种晕晕乎乎的感觉,性情中人酒是少不了的,正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醉翁之意不在酒,酒逢知已千杯少,少年壮志不言愁哇!晚宴喝罢大家兴致正浓,又步行到市内一个著名的“沙洲夜市”上接着喝啤酒。杭州天迈的赵总慷慨解囊请了大家的客。舜宇恒平的李总用上海话唱了一首邓丽君的《你怎么说》引来了一片掌声,我也借着酒劲操起旁边卖艺人的笛子来了一段《牧民新歌》,也是叫好声一片。那卖艺的说我是专业水平,我说只不过是兴趣不会与你争饭碗。早年在部队时,曾在“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工作过。搞过创作,报过幕(现在叫主持人),也上台表演过。竹笛是部队选送到“湖北艺术学院”民乐系向尹老师学习的。1976年复员分配到了北京分析仪器厂工作,还参加了北分乐队,当时北分乐队在行业中很出名。厂工会还安排我到民族学院音乐系向朴长天老师学习演奏双簧管。回想刚入厂的时候,曹秘书长是团委书记,风华正茂,20岁出头就已是中层干部了。近40年过去,尽管各自的工作都变换了N遍,但山不转水转,她至今仍是我的领导。在夜市上我还朗诵了《英雄儿女》中“我们英雄的王成……”那一段。几十年前野营拉练时,宣传队与放映队同路,每晚是一场演出一场电影,影片就是《英雄儿女》,百看不厌。尤其是王成牺牲的那一场戏,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中,王成是那个时代每一名战士的榜样。85年到大庆出差,在萨尔图车站还见过心中的偶像王成的扮演者刘世龙老师。在夜市上,人人都很兴奋,人人都很本色,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年龄,忘记了职务,只是吃,只是喝,只是唱,只是尽情地放纵。我想,习总书记来了也一样。
从夜市出来已经10点多了,离酒店不远有一条河,上游是党河水库,水库中的水是由祁连山、唐古拉山和阿尔金山的雪水融化后汇集而成。前几年,温总理来视察此地批了1个多亿修建了这条河。河上有一座桥,桥两边有龙头形的饰物,从龙口中喷出的水柱,在彩灯的映照下流光溢彩使城市的夜景相当的美丽。
29日早晨,大约有60多人分乘两辆大巴出行,我坐的是甘F18095号车。旅游和观光是会议的延续,也是更进一步交流和巩固人脉的机会。此行的目的地是雅丹地貌和玉门关。每当坐在大巴中向旅游目的地驶去时,心里都会有一种轻松,不管是飞驰在青岛到崂山的海滨公路上,还是在从海拉尔到呼伦贝尔大草原中穿行,或是行进在敦煌到玉门关的戈壁沙漠上,车内的人们都是一脸的轻松,挂着笑容,戴着墨镜和遮阳帽,挎着相机喝着饮料,有说有笑。弦绷的太紧会断,神经绷得太紧会崩溃,所以要放松,旅游就是放松的一种方式。一个人去旅游是孤独的,而一群人去旅游则是一种交流。每一次旅游都会有收获,就像上小学时去春游一样,那种不上课了,不做作业了,去玩儿了的感觉真是很奇妙。导游小于是敦煌本地的姑娘,有着当地人的朴实外表和心灵。不像某些导游那样总忽悠着你去购物,她对景点的知识可说是问不倒,做足了功课,算是一名称职的导游。
大巴在戈壁中穿行,跨过了一条河。我问小于,她说这是“舒勒河。”那条河蜿蜒而细长。由于地处戈壁的原因,河床会经常改变位置,就连黄河都会30年河东,30年河西,何况是舒勒河,叫它“无定河”更合适。于是又联想到唐代诗人陈陶的《陇西行》:为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陷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闰梦里人。中国的古代史,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征战史。到了西汉,李广、卫青、霍去病大败匈奴,收复失地,但那只是战场上的胜利。在外交上西汉开始了和亲策略,这也是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你打我,我把闺女嫁给你,你再打就是打你老丈人了。再生个小单于外甥,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只是可怜了王昭君们。
到了雅丹地质博物馆参观雅丹地貌。既是赤日炎炎,又是大风呼呼,这才知道为什么会有雅丹地貌,就是因为风化和干燥。93年跟随仪器仪表公司的团队去美国访问时也参观过科罗拉多大峡谷。同样也是雅丹地貌,不同的是断层呈现出红色更加壮观。从雅丹出来又去了玉门关。27日报到那天下午,与大连依利特的李博士等一行人还去看了“阳关”遗址,说是遗址,只不过是一个残缺的烽火台,其它都是新建的旅游景点,利用“阳关”这个名儿来发展旅游,这要感谢边塞诗人王维那句“西出阳关无故人”的佳句了,他为当地做了免费广告。其实王维是在长安做的诗,而且阳关也只是泛指边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各地发展都有自己的高招。而玉门关也只剩下一个“小方盘城”的残垣断壁了。所谓“关”就是关隘,主要是为了占据和守护水资源,古代丝绸之路的驼队在茫茫戈壁中前行一定要补充水,当然必须交费才能过关,所以通关只是一种形式。看到广袤的西部,会想到犹太人在沙漠中建立了以色列国,阿拉伯人把迪拜变成了绿洲,838米高的迪拜塔仍是世界之最。去过日本的人会明白日本的土地是多么紧张,也会知道它们为什么要复活军国主义,为什么会觊觎中国的土地,国人要警惕,国人要争气!西部大开发进展缓慢的原因不仅仅是资本和技术的问题,如果在局部搞一个试点,比如就在玉门关,合理地引进外资并给一定的决定权,多年之后也许会成为另一个迪拜。
29日晚上去敦煌大剧院看了一场《敦煌神女》,剧场中人并不多仅20来人,与会者只有我和华夏科创的张总、聚光科技的罗总。旅游地组织的晚会,多是些走穴的草台班子,票价高且内容差,这也是人们不愿去看的原因之一。但这次却很超值,200元的门票,80分钟的演出,是一场大型舞台剧,加上序幕和尾声共有六幕,集歌舞,杂技、艺术体操和表演为一体,精美、梦幻、新奇、浪漫。主题依然是光明战胜黑暗、善良战胜邪恶,取材于敦煌壁画。大反派是“火魔”,女一号是“鹿女”,男主角是她的丈夫“阿牛”。经过奋战,最终鹿女将西域国王赠送的宝瓶中的神水洒向大地,战胜了火魔并且成就了敦煌这片绿洲。用杂技中的“空中飞人”技巧来表现飞天形象是再恰当不过了。而且尾声中还出现了千手观音的画面。剧中还有两头真骆驼上了舞台,很有新意。我认为,该剧即使是在国家大剧院上演出也不会逊色,只是恐怕骆驼要改成道具了。在首都的舞台上展示西域风光,肯定会吸引不少人。不论是古典小说中的《西游记》,还是金庸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都对西域有着详尽的描写。金庸是渐江海宁人,我祖籍也是浙江海宁。金庸是笔名,原名叫查良镛,是我们蒋家(我祖辈称蒋,在《云淡集》“父亲”一文中有描述)的远房亲戚。2010年清明回老家祭祖时,到查家故居去拜访,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查良春还送我一本《金庸传奇》并亲笔签了名。在书中当传记作者问金庸他的十四部武侠小说中对哪部最满意时,金庸回答说是《鹿鼎记》。因为这是他的收官之作,所以笔法比较成熟。而我却认为最好的一部应当是他的开山之作《书剑恩仇录》,许多读者也有同感。在书中金庸写到主人公陈家洛时,虚构了乾隆皇帝与他是同胞兄弟,为了找寻乾隆是汉人的物证,只身来到回部,即西域。那段巧遇“翠羽黄衫”霍青桐和她妹妹香香公主及黑水河之战写得相当精彩。
30日到鸣沙山和月牙泉去参观。在排队的时候看到60岁以上的人免票。我和理化中心的陈主任今年都已59岁了,明年也将和哥哥姐姐们一同加入到“VIP”的行列中去。青春只能燃烧一次,昔日的英俊少年,转眼间就顶着一头“专家白”了,正像雅丹地貌一样,现在是中老年期,再往后就是坍塌期,然后就崩溃了,崩溃之后又会开始新的轮回,周而复始。人的生命,地貌的变迁以至于整个宇宙也都是如此。在刚刚上映的《敢死队3》中,史泰龙、施瓦辛格和哈里森·福特都已年近70了,但仍然在展现硬汉形象,与他们相比,我还是很年轻!
在鸣沙山,当每个人骑上骆驼摇晃在沙漠中时,都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太阳从东边升起,阳光照耀在人与骆驼身上,再将光影投射到沙地上,形成了“沙漠骆影”非常有意境,相机留下了这美妙的瞬间。
月牙泉是沙丘中的珍珠,之所以两千多年不被埋没是因为在环形的沙丘中有一个风口,每到夜间风起时,就会形成向外向上的升力而将白天下落的沙子又推向沙丘高处。黄沙清泉,金山银水,的确是个摄影的好题材,而且沙丘在相片中颜色更深显出了黄金般的光泽,许多代表都是摄影迷,举起相机拍摄这难得的美景。我看到天美的徐总带了个微单,熟练地更换镜头,一会儿长焦,一会儿广角,估计他的作品也会像他公司的名字一样。苏州计量院的小陈只有28岁,与同会的魏大姐正好相差40岁,这么大的年龄跨度也说明了协会的包容性,小陈年轻,爬到了沙丘的高处俯拍月牙泉,找到了最佳的摄影位置。
与云岗和龙门石窟不同,莫高窟的佛像都是泥塑的,且破坏严重。莫高窟最著名的是壁画。有些壁画沿用了藏传佛教中唐卡的绘画技巧,用矿物质做颜料,至今仍不褪色。在上世纪初“复员兵”王圆禄小道士来莫高窟之前,那里基本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当第十六窟中的窟中窟第十七窟被发现后,王道士将5万多件佛教经书变卖了4万多件。但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也客观上起到了保护的作用。只是让外国人保存未必拿得回来了,但总比毁于战乱和文革的烈火中强。在佛教境地自然会谈到佛教,在敦煌壁画中有一幅描绘的是:释伽牟尼原是伽毗罗卫国净饭王之子(所谓国只是古印度的一个城邦,今在尼泊尔境内)。有一天王子看到从东西南北四个城门中出现了生老病死四种人世间的现状后,心生怜悯,决心普渡众生。于是放弃了王位的继承而出家修行。在世79年,创建了佛教并讲经说法,涅磐之后后人尊其为佛祖。
我认为,一个好的会议不仅仅是要从内容上达到了预期目标,还应该在会议的时间和地点上让人有一种期盼和向往,这与组织者的能力有很大关系。
所以,并不是每一种鲜花都能代表爱情,玫瑰做到了;并不是每一个黑人都能当美国总统,奥巴马做到了;并不是每一次会议都能让所有人满意,秘书处做到了;也并不是每一次旅行都会写一篇游记,这次我做到了。写游记要有三个条件:一是要有足够的素材;二是要有激情或称创作的冲动;三是要下笔迅速。一周以后再写味道就不一样了。趁着骆铃声还在耳边叮咚,趁着黄沙、雅丹还在眼前掠过,匆匆完成文章,虽然有些粗糙但也是原汁原味。
会开得成功自不必说,参观也的确不错,而对我来说,写作也是另一种收获。
                                          云淡风轻
初稿于2014.9.1晚
后记:坐G662的高铁,从西安出发,5点半才到北京。明天将投入到繁忙的事务性工作中去。由于在火车上已打好腹稿,饭后匆匆完成初稿,也许今后将会收入到《风轻集》中,也许会做些改动。本不想提前剧透,但领导说要先审查一下,只得从命。
 
完成于9.3

4条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太阳城官方网站-线上博彩娱乐评级-葡京官网注册代理_番摊分析仪